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 大山深处,有一群“不戴军衔”的兵

大山深处,有一群“不戴军衔”的兵

上高原、钻深山,穿莽林、涉险滩,在火箭军的序列里,有一群鲜为人知的官兵,他们常年分散流动在祖国数个省市县里,为共和国导弹事业默默奋斗着。他们用青春、汗水,乃至鲜血和生命为倚天长剑搭设“视听神经”,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不戴军衔,时常被驻地一些群众误认为是“假军人”,面对质疑,他们用“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团队精神赢得老乡的信任,为新时代中国军人树立了良好形象。

1.jpg

接地测试

“入伍已两载,不曾戴过衔,常服还没穿,就到退伍年。”这首流传在该部官兵口中的打油诗,是他们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中士彭亮在谈及刚到连队时的那段岁月至今记忆犹新。2008年初,三个月新兵集训结束,彭亮被分配到该部钻探连,适逢部队休整,虽然工地条件简陋,但大家其乐融融,冲淡了他不少思乡情绪。

来到连队第四天,彭亮像前两天一样,吃过早饭后就打扫卫生。突然,排长谭新吹响了集合哨:“集合!上工!”上工?上什么工?不知所措的彭亮急匆匆的跟着班长李达上了车。

一路颠簸,窗外的景色越来荒芜。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一条乡村小道旁。“今天的任务是人工开挖,现在开始分沟……”连长鲁伦武现场给各班排分配任务,作为新兵,彭亮被特殊照顾:开挖3米缆沟,标准深度1.5米。看着班长分到了7米沟,彭亮暗暗庆幸:还好只有3米,应该没问题。

彭亮捡起锹镐就挥动起来,不曾想,因为昨晚刚下过雨,泥土特别粘黏,所以他还没挖几下,就已经抡不动了。让人更头疼的是刚开挖的地方,居然有两块筛子大的石头横在下方。无奈,他只能顺着巨石旁边挖下去。一个小时过去了,彭亮看着眼前不足30公分的缆沟,他失望地放下了手中的锹。再转头看看班长李达,7米长的缆沟已经被挖到了齐腰的深度。

“累了就休息会儿再挖。”班长李达察觉出他的异样后,关切地说道。彭亮听完,心里松了口气,搓着虎口发红的双手,他蹲在旁边的石头上直喘气。五六分钟后,彭亮再次站起来挥舞锹镐,如此重复了两三次,才挖了70多公分,彭亮感觉彻底没劲儿了,而班长李达已经接近尾声。

“没事,刚开始气力弱,慢慢就好了”看到彭亮瘫坐在地上,班长李达过来帮忙,总算在下工前完成了任务。好不容易熬到一天工作结束,彭亮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营区。洗澡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原本干净的迷彩沾满污渍,因为保密要求,臂章、胸标等标示符一个都没戴,脸上、头发上还有不知什么时候粘上的泥渍与灰尘,活脱脱一个农民工。

2.jpg

沼泽攻坚

        第二天,他被安排搬运降阻剂上山。每包降阻剂足有50斤重,这对体型偏瘦,从没干过体力活的彭亮来说,显得十分吃力。山坡陡峭,小路狭窄,他扛一趟的功夫,其他人都跑了两三趟。最后一段路程,基本都是拖拽着过去的。等下工回去后,彭亮一脱衣服,顿时肩膀火辣辣的疼,一看才发现肩膀已经红肿了。

       几天下来,彭亮感觉吃不消了,想想自己在家时父母对自己百依百顺,爷爷奶奶更是万般疼爱,如今却干着这种体力活。晚上给家里打电话,听见母亲在那头刚说了一句“喂”就忍不住哭诉自己的“遭遇”。母亲听后心里很着急:“实在不行,想办法给你换个单位,你先坚持一段时间等等吧。”听了母亲的话,彭亮虽不情愿但却无可奈何。第二天上工,当看到又是挖沟时,他便不自觉的开始“磨洋工”。

班长李达发现了他的异样,却不动声色地帮他一起工作,等下工后拉着他到小卖部,给他买了瓶饮料,一起休息聊天,谈自己多年来随着连队走南闯北的有趣经历和克服艰苦条件完成的各项重大任务。彭亮越听越来劲,问了一句:“班长,工地上这么苦,穿个迷彩服还不能挂军衔,整天浑身泥水,感觉一点都不像个当兵的,你咋还能坚持这么久呢?”

李达笑着说:“工地上是辛苦,可没有我们的默默奉献,哪有导弹的顺利腾飞。这身军装总是沾满泥水,经常有人会把我们当成民工,有的人甚至直到退伍都没穿过常服,一直相伴的是这身没有军衔的迷彩服。但我们自己心里清楚,是不是军人不在于你穿什么衣服,而在于你是否具备一名军人的精神与素质,这满身的污渍在我看来,就是我们导弹工程兵征战祖国大江南北的证明,是我们军人最好的荣誉!”

听罢班长的话,彭亮久久的沉默了,当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反复回想着来连队后的点点滴滴。第二天中午,他再次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妈,我会在连队好好干的,不用担心我。我不会再为这身脏衣服感到丢人,它上面的每一滴汗水和污渍都是我身为军人的骄傲。”

3.jpg

扛运标石

2010年9月,该部钻探连转场至某工地担负施工任务,可刚开工就遇到当地老百姓的阻挠,更有人说他们是假军人,让他们不要来糊弄村民。明明早已派人与当地政府部门协调过,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时任连长段威豹经过多次走访,才了解到以前有单位来施工,开工前承诺要对百姓的青苗进行补偿,但事后却不了了之,乡亲们从此认定这些都是假军人,打着部队的幌子来施工。乡亲们看到该连战士经常扛着锹镐,穿着军装却不戴军衔,还干的是挖沟搬石的活,就误认为是假军人,自然不再相信大家。

找到“病根”后,连长段威豹一方面安排两名协调工作经验丰富的四级军士长郑宝建和许进带领骨干进村入户宣讲相关政策法规。另一方面,组织官兵主动为村民做好事,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

9月下旬,村民们都在晾晒收获的玉米、花生、大豆等农产品。一天晚饭过后,天气突变,眼看着就要下雨,而附近几户村民晾晒的农产品因为面积较大,根本来不及收拾,如果淋了雨,这一年的收成就白费了。

该连指导员孙明强闻讯后,立即指派排长于建普带领大家兵分几路,帮助村民抢收粮食。收堆、装袋、上车、入库,天空已经降下了黑幕,大家在微弱的灯光下与时间赛跑。渐渐地,远处不时传来阵阵惊雷,天空逐渐飘起了小雨,汗水混着雨水侵湿了衣服,但没人多说一句话,手上的动作更加迅速。终于,村民的粮食收拾完毕,就在大家准备带队回营区时,瓢泼大雨如期而至,不少官兵成了“落汤鸡”。

第二天,村支书葛书记早早的带着村委会干部来到连队。一见面,葛书记就激动的握着指导员孙明强的双手:“感谢人民子弟兵,昨天晚上帮我们抢收粮食,要不然,我们农户今年就惨了。”

指导员孙明强笑道:“没事,人民军队为人民嘛,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葛书记坦诚的说道:“看你们平时也没戴什么标志,还以为是假军人呢。今天,看到你们过硬的作风,我相信你们就是真真正正的军人。以后,我们一定坚决拥护国防施工。”

自此以后,协调工作从此打开了局面,施工再也没有遇到群众阻拦了。

4.jpg

搬运材料

上士徐春涛在连队享有“一把刀”的美誉,因为他各项施工技术过硬,而且还是一班班长。2012年4月,他带领施工小分队奔赴西北某工地突击节点任务,而此时他的妻子刚怀孕3个月。

由于任务需要,在戈壁滩工作4个月之后,他带领一个班的人进驻到无人区。那里方圆百余公里没有人烟、没有植被、没有水源、更没有信号,只有一条土路可以让官兵辨别方向。

施工时经常遇到沙尘暴,大家只有顶着风沙,倾斜着往前走。人员必须围在挖掘机附近,稍微离远一点就容易在沙尘中迷路。风沙打得脸生疼,眼睛都难以睁开,高原缺氧时刻都在考验着他们的体能极限,常常行进几十米就要停下休息喘一口气。

由于没有信号,通信基本靠吼,可一旦遇到沙尘暴,任何通信手段都无济于事。吃饭的时候,大家就躲在车厢板上,所有人围成一圈,但即使这样还是无法避免风沙混到饭菜里,常常是一口饭菜一嘴沙。由于没有房屋,徐春涛带领大家在戈壁滩搭建临时帐篷,晚上常常蚊虫肆虐,让人无法入眠。

条件如此艰苦,最难熬的却不是施工强度,而是与家人断绝了联系。算算日子,徐春涛的妻子已经快生了,不了解情况的他心里很着急,但节点任务离不开他,等工程结束后已经到10月份了。徐春涛归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打电话,这时他才得知妻子已经住院待产。连队立即给他办理休假相关手续,当天就直奔市区赶火车,可还没等他上车,女儿已经呱呱坠地。

来到医院的徐春涛,看着妻子苍白的脸庞,抱起还睁不开眼的女儿,沉默不语,妻子看在眼里,努力笑笑宽慰他:“知道你工作忙,我们都理解,回来了就好。我和女儿都平安,你不要担心。”听了妻子的安慰,这个一米七五的河南汉子再也难以自控地流下了愧疚的泪水。

在该部,像徐春涛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也正是这群“不戴军衔”的官兵,上高原、斗严寒、闯戈壁、战酷暑、钻密林、趟海滨,用青春和热血联通了长缨巨龙的网络神经。无论施工环境如何艰苦,他们始终用“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团队精神攻坚克难,完成了一项又一项急难险重任务,打造了一个又一个精品工程,为共和国的导弹顺利腾空奠定了坚实基础。

责任编辑:武德平

稿件来源:中国老兵网

 

[打印本文] 发布日期:2018-09-13 来源:新时代法制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