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时代文化 > 陕西新闻投稿另类世界的肥皂泡沫

陕西新闻投稿另类世界的肥皂泡沫

1.jpg

另类世界的肥皂泡沫

作者:张宏运

 

陕西新闻投稿2010年10月的一天,偶遇铁岭。寒暄时问他,目下有何公干?铁岭笑曰,造原子弹。康氏式的惯常幽默,笑倒一席好友。八年后,又是10月的一天,见到他几近80万字的皇皇巨著《书院门一九九一》,便先睹为快地粗粗一览,心中已隆隆轰响。随即略为仔细地重读了一遍,更觉震撼惊悚。铁岭虽说曾在文化单位供职数十年,耳濡目染、浸润熏陶了丰润肥厚的文风文采,后又发表过众多博文,小说散文,颇见功力,但那终属小荷才露尖尖角,文笔仍显粗疏,而今却一飞冲天!两相比照,这就真是颗凌霄爆炸的原子弹了!他那当年的笑谈,原来并非诳语。

2.jpg

书院门,在陕西文艺圈,可是闻名遐尔。那窄窄的街巷上空,飘散浮游的每一粒尘埃,都蕴含着儒雅、俊秀、空灵、静谧。我的身边,就有数位书画友人,据说曾漂进去了谋生,不数年,即显富足态矣。便暗惊,究竟如何?但终属个人隐私,不可唐突打探,就愈发好奇且急欲窥视。《书院门一九一九》,宛若撕扯开了丝绸帷幕般,哗然一裂,将鲜活、浓郁、真实,阵阵黏稠如菜市场的气息,成团成块地迎头劈面甩来。眼界大开!脑洞大开!仿佛原子弹爆炸掀起的冲击波。惊魂甫定,刮目相看,见到了从未见过的,匪夷所思的另一个世界。扪心细想,也许这就是铁岭移居西安以来,应得的回报,是生活优待且成就了他。

3.jpg

(康铁岭与费秉勋先生)

 

铁岭笔下的这个世界,环绕书院门,麇集了一批似文非文、似商非商、亦文亦商、文商兼具的“四不像”,可以说是怪胎异兽,也可称之为凤毛麟角。他们迥然不同于我们熟知的士农工商,也截然有异于我们所理解的文人、艺人、书画家、演出家等等。从老婆跟人跑了的华阳县小学教师晏子敬,离职独闯西安,来到书院门“淘金”开始,一个个独具个性的人物,便陆续粉墨登场,亮相聚焦。有坐拥地利,俨然指点人生迷津的“导师”赵先生;有小名王蛋实则街痞恶霸的王魁;有潜心河洛文化作画算卦的王先生;有卖字为生的张大圣;有拉书画作大皮,瞎吹唬人的八个大怪;有各种能来钱的书画学会、协会、培训班,各路胆比天大的“书法大师”;有身怀绝技却有悖佛门僧道的年轻和尚智能、智本、智行,貌美体香的道姑灵仙子;有良知未泯的房东,懦弱败家的前清后代,酒鬼孙府生;有精明过人,出售笔墨纸砚,浑不知娇妻红杏出墙的南方小老板;有卖艺卖唱又卖身的男女艺人;有贩卖出版非法读物的国有书店刘经理;还有一夜暴富挥金如土穷奢极欲的陕北煤老板、潼关金老板,以权谋私的市管所冯所长,土管部门王处长,勘矿大队徐总工……林林总总,光怪陆离。既抱团取暖又尔虞我诈,既有情有义又心狠手辣;既帮衬搀扶又暗下拳脚;既是酒肉朋友,又互为衣食父母。这一批人本着 “灵怂日弄瓜怂”的精神,组成了一个另类的世界。这些另类人物,蛰伏在社会底层,宛若潜藏在深不可测的海潮下面的面目怪异的鱼儿,都在竭尽全力地挣扎着,呼吸着,嘴里吐出一个又一个五彩斑斓的肥皂泡沫,凭借了好风,送上青云,仰望幻想了,意淫而洋洋自得。殊不知泡沫终有破灭时,“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4.jpg


(康铁岭与叶浓先生)

 

愤懑出走的晏子敬,狗戴罐子似地冒闯到这里后,出乎意料地觅得了一线生机,还平添一种优越:小学教师的语文功底,粗通书法常识的涂鸦技艺,看穿书坛江湖乱道的敏锐眼力,使他自信足以在这里,谋得一席之地,甚至腰缠万贯,飞黄腾达。他缺只缺以文经商的谋略,随机应变的机巧,还有人缘、运气。此地恰好有丰沛的腐殖质,血脓交汇的痈疽,可以源源不断供给他所需的菌霉丝素。经人生“导师”赵先生的指教点拨,他去了三个月崆峒山道观“镀”道“包装”,一身道袍加两腮长须,俨然一副道风仙骨,世外天人样了。即使笔底“鬼划符”,也能蒙人唬人,尤其能胡弄老外,卖个高价。就是单凭那奇异的相貌,与人合影照相,也能挣得满把亮灿灿的银子。他文思臃塞时的抬头望天处,也会被美化神化为“观天台”。至于情急时猥亵李雯,竟不但意外地天遂人愿,而且还抱得美人归,同床共枕,夫唱妇随,则更是幸运女神给他的嘉奖了。其间,他也曾求教过正道,拜访初中同学吴焕民,却浅尝辄止,失之交臂。他还出过一次彩,去陕北某地撰写族谱,虽收受了高额礼金,可也算呕心沥血,吃苦耐劳,调查走访,搜古索今,还游说请他写族谱的煤老板出资重建村里的小学,显出他仍遗存有一介书生的本色。就在他的前途看起来一片光明,五彩斑斓时,被他视为红袖添香心上人的李雯,却出乎意料地侮辱和背叛了他。他便又一次地暴怒而愤懑了,冲天一吼,要去四川遂宁市清风观。全书以此作结收尾。他此去意欲何为呢?从前文的伏笔来揣测,似乎他并不是想清心寡欲,研修道术,而是贪图那个他不曾得手的仙女似的道姑灵仙子。灵仙子身上可有一种奇香哩,晏子敬一闻便昏迷了。他这一去,也许又要演出一阙“鲁智深大闹五台山”?一个肥皂泡沫破裂了,又一个肥皂泡沫即将吹起?不知该为这个怪胎,诡异叵测、善恶难辩的瘤子惋惜呢还是叹息?

 

李雯是全书浓墨重彩塑造的又一个主人公。她原是某县剧团的名角,因出轨而被老公撵出,混迹于书院门,靠卖唱、卖哭,搭伙组建演艺公司等手段谋生,却杨花水性难改,先是依附于孙府生,后遇晏子敬一拍即合。却终因眼里只认银子,心甘情愿陆续被姓雷的煤老板、王处长、徐总工等,轮番转让,当作肉靶子,肆意摧残蹂躏。她还把几个同在园子唱戏的女友,也拉去卖唱卖身,倒也挣得盆满钵满,豪宅到手,最后气得陈无言撒手而去。到终了,她也似乎没有一丁点儿的羞愧、遗憾,丝毫看不出她究竟是否真的幸福。堪称这个时代的一株臭梅,艳丽而熏人。

5.jpg

晏子敬和李雯的遭遇、肉搏,以晏子敬的完败,李雯的全胜而收场。如果说,无论晏子敬怎么亵渎、扭曲、游戏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圣洁的书法技艺,心中总还存有一息敬畏、尊崇,那李雯打小即苦学练就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另一精粹,秦腔表演,便纯粹被她只当作了粉妆打扮的幌子,和以货易物的筹码,那“高台教化”蕴含的礼义廉耻,早已叫她丢弃到了爪哇国。家学渊源的赵先生,知晓周易的王先生,前清道台后裔的孙府生……这些本该守望、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乡贤、逸士,一概沦为见风使舵、见钱眼开的市侩、酒徒,泛滥横流的物欲、肉欲的帮凶、走狗、马前卒。他们合伙构成了书院门1991年代,令人瞠目结舌、羞愧难当、刻骨铭心的记忆。扭转、改革、蜕变,已是大势所趋,迫不及待了。这恐怕便是这部著作的警示和启迪吧。

 

在众多个性独特的人物中,有个小小的刘小虎,给人留下了颇深的印象。晏子敬初到西安时,坐在路边的破条椅上,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一脸茫然,无处居住,不知干啥,要去哪里,是蹬三轮收破烂的刘小虎坐下歇脚,和他闲谝相识,邀请他住进他租的房子,他才有了个落脚点。依此为出发点,才有了他走到书院门,认识赵先生,像条泥鳅,滑进书院门这滩泥淖。刘小虎第二天拉杂物,从遗留的几本烂书中,翻到了几张没乱码的十张贰元票子,随即便去集邮市场,竟卖了4000元。他把这一切归结于和乡党晏子敬住了一晚,沾了他的好运喜气,就邀请他去夜市吃了顿葫芦头。等到晏子敬再一次受到女人背弃的伤害,要离开西安碰运气,去火车站时,恰好坐的又是开上了出租车的刘小虎。小伙子满腔热忱,直言咱也得跟上时代走。他拉他上路,耳边听到的是街道洒水车上传来的董文华的甜美歌声:一九九二年,又是一个春天……仿佛好人终有好报的高亢赞歌,给全书涂上了一抹温暖的亮色。读完后稍觉惋惜惆怅的是,全书这样的亮色似乎太少了,而且只是个碎片。

6.jpg

(康铁岭与贾平凹先生)

 

铁岭称得上是个美食家。书中描写的吃货们的各种吃相,以及他们的品尝、鉴定、议论,详述的国内国外,各种各样的大餐、吃食、酒水,特别是西安的特色菜肴、小吃,连篇累牍,洋洋洒洒,所占篇幅,大约有全书的三分之一。值得称道的是,每次吃喝的由头、场所、人员、过程、结局,均不雷同,异彩纷呈,皆服务于推进情节和塑造人物。最简单的方便面,也叫他说得津津有味。最昂贵的鱼翅,被他一语点破了,也味同嚼蜡。在他们是,酒肉穿肠过;于读者是,滋味心中留。

 

捧读全文,像是和铁岭面对面地坐了,听他谝帮子。眉飞色舞,率性而谈。通篇纯用口语白描。热火朝天,明白通畅。直接地气,妇孺皆懂。粗话、脏话和俗语、俚语、谚语,以及方言、荤素段子、顺口溜等等,与诗词歌赋诸多清雅文人语,信手拈来,错杂混搭,幽默、风趣、搞笑,开门见山,一针见血,一字砸一个坑,嘻笑怒骂,粗俗而不失态,活脱脱是陕西冷娃指天划地,高谈阔论,有些儿痞,有些儿野,还有些匪和蛮。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捧腹大笑,乐不可支了,便鲜有沉思冥想,俯仰天地,把玩诗情画意,养心逸性,直抵内心柔软处的悠然自得。形而下多了,形而上便显少。滔滔焉直白,就或缺了涓涓细流,润物细无声。

 

作为乡党,我热切地期盼铁岭能把这块采自富矿区的已经打磨成器的璞玉,继续琢磨,使其圆润晶莹,熠熠生辉。即使木已成舟了,那还有后续的篇章呢。铁岭曾以康氏式的自信说过,他要弄十个长篇,造了原子弹,还要造航空母舰。那我们就翘首以盼,拭目以待吧。

作者简介:

8.jpg




作家,1949年生,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原洛南县文化局副局长、洛南县文化馆馆长,出版有《品味洛南》等著述多种。)


[打印本文] 发布日期:2019-01-10 来源:新时代法制传媒网